马兰诗社第六十二期作品集季候风

:1 of 3

马兰诗社第六十二期作品集|季候风

马兰诗社
舍得

写诗、读诗、唱诗、品诗、评诗、爱诗的文学平台。

本期习作者:

李美霞、涛涛不绝、逍遥子、特漠歌、莲子、清颜、李德胜、黑甲、李生荣、鲲如、任静、铭丹、夏至、林琳、吕治、连山归藏、曾涵、九曲黄河、杭建新、刘云飞、离夕、风起微澜、银漠金鹰、如水、寒风、妙音童心、江上清风、任静、舍得

季候风

马兰诗社·李美霞

 

(一)

风吹往哪里

我就将口袋

朝向哪里

放逐我的伤悲

颗粒不剩

 

(二)

我行我素

春夏秋冬都在织网

用孤独

囚禁此生

 

(三)

似一位

擦身而过的陌生人

回眸的一瞬间

听见

蜻蜓振翅而过的呼啸

像极了 风的叹息

 

季风

马兰诗社·涛涛不绝

 

在山顶偶遇东风

问她为何耽误了行程

桃花已开

飞雪还浓

你怎么才来

错过了多少春景

东风不语

邀我看草色青青

带我听冰雪消融

还在寒冬的足迹上

指给我

一片万紫千红

 

季候风

马兰诗社·逍遥子

 

满城冷雨,风渐大

仿佛伸着巨爪,抢夺他钵里艰辛的生存

檐下独腿乞丐

撑着拐

失措的护着

一片叶子,在春天揺摇欲坠

 

季候风

马兰诗社·特漠歌

 

小时候的那场大风

每年都会在牧场上刮起

吹疼了那稚嫩的脸

迷住了现在的眼

 

小时候的那场大风

每年都会在心里面刮起

刮跑了心爱的风筝

模糊了昨天的梦

 

季候风

马兰诗社·莲子

 

四月,风裹挟着春的气息摇醒大地

绿,不期而遇

 

一抹一抹的绿,站在风的肩头

细数岁月长河中

严冬摇掉多少个苍翠的夏天的光艳

阳春多少次化作秋天的枯黄

 

四月的风

不会故弄玄虚,纯粹得一往情深

 

漆黑的夜,我仰望苍穹

幻想

四十个春天吹过的风

围攻你的朱颜

但你,还是和初见时一样明媚

 

四月,风吟诵着诗篇

轻轻走过

 

季候风

马兰诗社·刘云飞

 

你匆匆而过

留我一世盛开

 

当沉默着陆

只言片语破碎成花屑

无法自拔的心

散落一地

 

而你

把它堆在了一个角落

 

季候风

马兰诗社·清颜

 

我知道

你会来的

当一场寒冷再也耍不出

肆虐的花招

 

会有一缕风

推动雨季渐深的行程

携满山新茶的清香一路北上

雨巷里一朵盛开的伞包

呼出迎春花的气息

就要到来

 

来吧,赶在那个点上

你还来得及在我的雪中吟

我或许有缘,在你的温润里苏醒

 

当燥寒与一颗潮湿的心对接

一朵桃花在北方的山冈上

静悄悄地开

 

落梅风  季候风

马兰诗社·李德胜

 

风烟西北隐星辰,寒云与雪相亲。

远沙贯袭女儿身,怨红尘。

 

朔方天冷应怜惜,更装季候催新。

镜中瞧看服臃身,盼春醺。

 

季候风

马兰诗社·黑甲

 

季后,有风,有雨

有杨花

风起时杨花才飞

飞过车窗

也没有遇见一个

能够交谈的人

 

四季风

马兰诗社·李生荣

 

这里的季节没有标志

可观的景物唯一株胡杨

冬天未曾死去

夏天也未见活过

连长说

它从生到朽要越三千年

这我信

因为三年来它没有发生过改变

我还知道

我们一年至少要换五十三面红旗

只是不知道

我来时就刮着的这场风

何时能停

 

季风 

马兰诗社·任静

 

将一枝柳

插在诗里

窗外飞扬的花瓣

便响成初夏最鲜亮的音符

 

把伤痛

藏在花朵后面

用每一片花瓣包容阳光

在干枯的枝头     

结出绿叶

 

谷雨来时

请飞鸟也来

让所有悲伤的鸣叫

与颓废的色彩

握手欢颜

 

季候风

马兰诗社·铭丹

 

有风从天上来

谁也躲不过

桃花早些

腊梅晚些

雪花折了五片翅膀

 

寻欢吧,以孤舟犯险

长篙向后撑,用力撑

船帆却在笑,凛冽的笑

哭声和蛙声一片

随风走远,无人分辨

 

季候风

马兰诗社·李成

 

这个季节

在热闹的都市

我放慢了脚步

突然发现

世界

都在跟随我的节奏

 

原来

一起都可以静下来

甚至静的悄无声息

暖风无力

吹不动太多无奈

 

静静地飘

载着些许惆怅

望着故乡

向着远方

 

季候风

马兰诗社·曾涵

 

睡吧

在我的臂弯

只要把它挡在身后

再粗野的风

也与你无关

 

且让它吹落美丽的颜色

吹皱我的身子

占领我的耳朵

在我的心里吹出涟漪

你只管用你平静的呼吸

梦中的笑

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的背可能被吹凉

怀抱还是足以融化你

 

没什么可怕的

宝贝

它四处乱窜

想破门而入

但钥匙

早被我丢在

春天里

 

五月季风

马兰诗社·夏至

 

轻轻推开虚掩的窗

吹来满院紫丁花香

一些希望兀自疯长

我在梦的边缘

听五月的季风轻吟低唱

一路缓缓地飘过草原,吹过大漠

若有若无的绿

正在缝制一袭复出的彩衣

 

五月的风

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包括我寒凉的内心

也有丝丝暖意渗入

 

一夜之后

我惊喜地发现

大漠深处有马兰

正在开放

 

季侯风

马兰诗社·林琳

 

击石扬波卷海澜,频催时雨下云端。

良田捧起禾千顷,危岭争荣竹万竿。

 

季候风

马兰诗社·吕治

 

熟悉的风

它们从身体穿过

有一些渴望熊熊燃烧

地平线的尽头

传来似有若无的呼唤

屋里的咳嗽声更重了

 

那些风

吹落最后一片叶

云里的水急切落下

遥远而又陌生的城市

不再送来消息

山的肌肤

早爬满了青苔

黑夜漫长

 

季候风

马兰诗社·连山归藏

 

醉醺醺的太阳

撒泼着青春的燥热

云姑娘的衣裙

被撕扯成碎片

飘飞在天空

 

一塌糊涂的腥气

裹挟而至

有雨、有雪

还有冰雹

 

乱舞的手臂

拔起花和尚的垂杨柳

迈动左脚

搅乱黄沙弥漫

飞起右脚

卷起骇浪惊涛

身形飘飞

衣袂猎猎

粗重着呼呼的气息

 

世界已失去本相

东不是东

西不是西

一路向南

找不到北

凌乱成一地鸡毛

 

野性的季候风

呼啸而过

我的往事

连同记忆

杳然而逝

 

远离这喧嚣与疯狂

寻找一个人的僻静

虔诚属于自己的

嗡嘛呢叭美吽

摁住这颗

驿动的心

 

大风

马兰诗社·九曲黄河

 

一位作家的笔下

刮起了三场大风

他说 不刮他难活得不行

 

他说 三场大风源于黄河南岸

但与黄河无关

 

他说 三场大风

一场比一场猛烈

一场比一场震撼

刮得他摇摇欲坠

刮得他卧床不起

 

三场大风直上云霄

三场大风直触地心

三场大风直抵欲望深处

 

一位爷爷亲历了三场大风

一个孙子听爷爷讲述了三场大风

 

等风来

马兰诗社·鲲如

 

小南风过江而来,暖气氤氲

桃花矜持不住,一边开一边落

小美人快来我怀里,来我枕边

 

叶子那么快就绿了,那么快

就打起一把小伞,伞下

好多的枝子,都悄悄搂上了一枚小果子

 

季候风

马兰诗社·杭建新

 

睡了,她们都进入梦乡了

就连墙角的爬山虎

无聊地窥视着隔壁小两口

打情骂俏

 

春风得意洋洋

老爹的酒壶装满了家春秋

一不留神

鄂尔多斯的马兰花开了

 

季候风啊,娇滴滴的感觉

何尝不是少女的模样

我要唱歌跳舞,

再写情诗打动你的芳心

 

季候风

马兰诗社·离夕

 

我是赶路人

在风叩门之前,我已出发

从一茬又一茬的绝境中拔出

鲜艳的花朵来,交付给出海的船只

我要捕捞遥远,我要捕捞波浪的心

与鱼群为伍,在深渊里呼吸

行走于那无底的幽怨里

爱着苦难的底片。土地流放丰饶

黑夜洗着白昼的愿望

追赶陌生的人,世间的物

风的方向,我顺势举起那一夜未见的

光。在光滑的表面上

发现隐秘的手印

有事物在我们前面抚摸过

大地上的碑文。

我只在一段时间里,修饰

卑微的尘埃,不小心被它吹开

该安顿下来,

在锈迹斑斑的日子里

我知道它去往哪里,

这从高空坠落凡间的尊贵

 

我闻到了槐花的香味

马兰诗社·风起微澜

 

槐花的香味

落下来

所有的一切

都消失了

就像你的笑容

捂住了

我的耳朵

堵住了

我的眼睛

 

世界

其实真的很大

我听着你的声音

怎么也找不到

你的身影

我的所谓的忙

乱了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

乱了我所谓的忙

立夏

马兰诗社·银漠金鹰

 

大地悄然沉醉

匆忙地撞入薰薰然的季节

春还在枝头眺望

上一季没有一滴雨

 

一些枯枝上,勉强地

撵出星星点点的绿

不期而至的季风

摇摆着高调地暧昧

 

夏牵起春皲裂的手

春安抚夏燥热的额



季候风

马兰诗社·如水

 

不曾识得你的容颜

行走的足迹是否会停歇

 

路过荒芜的原野

抚摸一下枯瘦的草尖

布谷声声

唤醒野百合的春天

 

叩响小院的门环

桃李满园

小径飘来丁香的芬芳

在把佳人召唤

 

东海上空饱蘸水分的云团

经不住你的痴缠

跟随你一路向西

来滋润高原上待开的马兰

 

我愿是你轻轻吹落的花瓣

只因与你遇见

自由的灵魂

感受着美好

在人间四月天


马兰诗社·寒风

 

初春的风

无情地吹过

那一树桃花簌簌飘落

这一地悲凉

让我如何安放

下一个春天

只看花开

不看花落

季候风

马兰诗社·妙音童心

 

你归来

亲切地呼我踏青

田野的清新

令人兴奋无比

感激你每次的归来

总会带来惊喜

桃杏才戴桂冠

青柳又拂地

刚欣赏金色的胡杨

冬雪又唤你品味

一年的日子

总是走不完的旅程

等着你去经历


季候风

马兰诗社·江上清风

 

飘荡着 飘荡着

我 跟随你的脚步

穿过了四季的颜色

来到了梦的远方

 

你描绘着江南的绿色

烫红了北方的枫叶

让它在 稻谷里泛出金黄

轻柔的水面

也被你画地为牢

 

我多想

永远贴近你的胸膛

感受人间的芬芳

季风 

马兰诗社·任静

 

将一枝柳

插在诗里

窗外飞扬的花瓣

便响成初夏最鲜亮的音符

 

把伤痛

藏在花朵后面

用每一片花瓣包容阳光

在干枯的枝头     

结出绿叶

 

谷雨来时

请飞鸟也来

让所有悲伤的鸣叫

与颓废的色彩

握手欢颜

季候风

马兰诗社·舍得

 

西风,埋没了草原

东风,湮灭了朔方

五千年,把沙做的陶片

吹成沙

 

他们用鞭子,追赶历史

苏武,铁木真,渥巴锡

风中长大的

汉子,像戈壁石一样坚硬

男人走过的地方,有风

呼呼作响

 

几滴雨

不够沙漠的生长

更不能 洗净忧伤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们暂时

还不想见到彩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