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春水秋山意,不尽来时季候风.——​春水秋山玉的文化渊源

:1 of 3

我知春水秋山意,不尽来时季候风。——​春水秋山玉的文化渊源

刘丽萍
黑龙江辽金历史博物馆

黑龙江辽金历史博物馆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320号(秋林国际7楼),创建于2014年,是黑龙江地区规模最大的民办公助博物馆。展览面积3000余平方米,馆藏文物近万件套,以质量精湛,体系完备、特色鲜明而享誉中外。


契丹族居住于我国北方,最初分布于辽水流域以北,不久进人辽水流域,始向北魏纳贡,后归附于唐。至九世纪和十世纪初,建立辽朝,标志着契丹族从部落联盟过渡到国家,有了正式的政权机构,统治着整个东北和华北的一部分地区,并与北宋分庭抗礼。辽朝建国后,统治者们并不固定在京城居住,仍保留住帐游猎习俗,在不同季节于游猎地区设立行帐,分别称为春捺钵、夏捺钵、秋捺钵、冬捺钵。春捺钵钩鱼捕天鹅,接受生女真千里之内诸酋长等朝贺;夏捺钵避暑,与北、南面大臣议国政,暇日游猎;秋捺钵入山射鹿、虎;冬捺钵避寒,与北、南面臣僚议论国事,时出校猎讲武,并接受北宋及诸属国的礼贡。辽皇帝前往捺钵时,契丹内外臣僚随从出行,汉人枢密院、中书省也有少数官员跟从。

1993年内蒙古巴林右旗辽庆陵中发现辽代《四季山水图》壁画,共4幅,分别描绘了辽春、夏、秋、冬四季风光,构图严谨生动,是对契丹皇帝四季捺钵之地的描绘。据《辽史》记载:“春捺钵:曰鸭子河泺。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帐,约六十日方至。天鹅未至,卓帐冰上,凿冰取鱼。冰泮,乃纵鹰鹘捕鹅雁。晨出暮归,从事弋猎。鸭子河泺东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在长春州东北三十五里,四面皆沙埚,多榆柳杏林。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绿色衣,各备连锤一柄,鹰食一器,剌鹅锥一枚,于泺周围相去各五七步排立。皇帝冠巾,衣时服,系玉束带,于上风望之。有鹅之处举旗,深骑驰报,远洎鸣鼓。鹅惊腾起,左右围骑皆举帜麾之。五坊擎进海东青鹘,拜授皇帝放之。鹘擒鹅坠,势力不加,排立近者,举锥剌鹅,取脑以饲鹘。救鹘人例赏银绢。皇帝得头鹅,荐庙,群臣各献酒果,举乐。更相酬酢,致贺语,皆插鹅毛于首以为乐。赐从人酒,遍散其毛。弋猎网钩,春尽乃还。”

据有关专家统计,自圣宗以后,直到天祚黄帝142年间,共有四位辽代皇帝到过今天的吉林省白城、洮儿河、嫩江、松花江、月亮泡、查干湖一带进行钩鱼捕鹅,春捺钵了97次。契丹君主春捺钵活动规模十分庞大,所使用的马、骆驼、车帐、侍卫、杂役等有数千人之多。仅皇帝侍卫就有四千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如此众多的人在二月到四月寒冷的气候条件下,要走六十日到达捺钵地,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十分不容易的。



1972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库伦旗发现一处辽代晚期契丹贵族墓葬,墓道两侧壁画,描述了辽朝皇帝率众捺钵活动出行和归来的场景。其中库伦6号辽墓壁画中有一幅擎鹰侍卫图,图中左侧侍卫右手肘腕处立一海东青,右侧侍卫腰带悬垂刺鹅锥,左手抚之。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辽墓壁画中有一幅备猎图,表现人们准备狩猎的一个场面。画面五人分前后两排,前排左侧侍卫手捧高筒靴,中间右手擎鹰,右面腰间系扁圆形物,正是文献记载的用于惊扰鹅雁的扁鼓。后排两人,左边侍卫,一手拿箭羽,一手拿弓,右侧侍卫手捧五弦。五人眼神专注,面向主人,仿佛在听主人的吩咐。此外,我们还发现了契丹皇帝春捺钵活动中的必备猎具。1986年在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青龙山镇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中出土的刺鵝锥、玉臂鞲。刺鹅锥出土时置于驸马的腰际,玉臂鞲出土时置于驸马的左臂之上。此类玉臂鞲即是契丹贵族所用的护臂物品,而刺鹅锥即是将捕获的天鹅等猎物刺死的工具。这里说的鹘是专指捕鹅的一种鹰隼海东青,春水玉正是表现了这段文献记载中“鹘擒鹅坠”的一瞬间场景。在流传下来的一些古代绘画中也能见到契丹人游猎场景。五代画家胡瓌绘画的《出猎图》,描绘了四位骑马的契丹猎人携鹰出猎的场面,猎人腰悬挂刺鹅锥,毡帽有的挂在腰带上,有的别的腰带间。整个画面充满了动态感,每个人在顾盼之间仿佛在互相交流着狩猎的得与失,又好似在纵马奔跑追逐猎物过程中,汗流不止而不得不中途休息。另幅《卓歇图》,画中所表现的内容也是契丹贵族游猎后歇息的场景。

辽朝这种捺钵活动也严重侵犯了女真民族的利益。尤其,契丹皇帝春捺钵时捕捉天鹅猎鹰——海东青,需要源源不断地从女真人居住地获取。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五国之东,接大海,自海而来者,谓之海东青,小而俊健,爪白者尤以为异。必求之女真,每岁遣外鹰坊子弟趣女真,發甲马千余人,入五国界。即海东巢穴取之,与五国战斗而后得。其后女真不胜其扰。”辽代女真人居住的比较分散,靠近辽宁地区的女真人纳入辽籍,征收徭役赋税,称为熟女真。分布在松花江以北的女真人,不入辽籍,只要求他们按时进贡,朝觐,这部分女真人称为生女真,他们深受辽朝契丹人的欺压。尤其居住在松花江下游和黑龙江流域的五国部女真人,他们每年除了向辽朝进贡数万张貂皮和数百匹骏马外,还要承受为契丹人扑捉猎鹰海东青的沉重负担。契丹人为了获得更多的海东青,供辽朝皇帝每年春捺钵使用,经常派来银牌天使骚扰五国部,他们持有辽朝皇帝颁发的银牌,每当进人五国部地区,肆意殴打女真人,强行当地女子陪宿,为此激起了女真人的愤怒和仇恨。女真帝国的历史就开始于被辽朝统治欺压的这些生女真之中,海东青最终成为了契丹人的掘墓鸟。

关于辽代契丹皇帝秋捺钵活动的故事在《辽史》中有这样的记载:“秋捺钵:曰伏虎林。七月中旬,自纳凉处起牙帐,入山射鹿及虎。林在永州西北五十里。尝有虎据林,伤害居民畜牧。景宗领数骑猎焉,虎伏草际,战栗不敢仰视,上舍之,因号伏虎林。每岁车驾至,皇族而下分布泺水侧。伺夜将半,鹿饮盐水,令猎人吹角效鹿鸣,既集而射之。谓之“舐碱鹿”,又名“呼鹿”。

“入山射鹿及虎”是秋捺钵主要活动。鹿是契丹人射猎的常见猎物之一,更是皇帝秋季捺钵中猎取的重要内容。鹿不仅是他们的猎物,还是他们重要的交通工具。在内蒙古巴林左旗博物馆收藏的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查干哈达苏木阿鲁召嘎查滴水壶辽墓壁画中的调羹图、敬食图和梳妆侍奉图,壁画上的人物虽然所穿长杉的款式、颜色各自不同,但是花纹相同,均为山林鹿团花图案。看来,辽代契丹民族也喜欢用山林鹿纹饰作为衣服上的图案,而且是所发现的辽代壁画和绢画人物服饰上的唯一图案。

相关文章